《中庸》初鉴 其一

《中庸》曰:“在上位不陵下,在下位不援上。正己而不求於人,則無怨。上不怨天,下不尤人。故君子居易以俟命,小人行險以僥倖。”

上不陵下,下不援上。其也难哉!小人得志,则必恃权傲物,多行不法矣。君子以德约束,不德者不做。小人无约束,自私自利而后快。君子人皆爱之,而为之也难。小人人皆恶之,而为之也易。此其君子寡而小人多之由乎?

《中庸》曰:“君子之道,辟如行遠必自邇,辟如登高必自卑。”

九层之台起于累土,千里之行始于足下。欲贵则必也先贱,而后能贵。欲富则必也先贫,而后能富。欲成也必也先败,而后能成。事虽两极,知其所来,方能惜之。

子曰:“君子不可以不修身。思修身,不可以不事親;思事親,不可以不知人;思知人,不可以不知天。”

何谓知天?天亦可知乎?天不言而万物生,似有不言之教。天虽仰头可见,然其道理,可见而知之乎?以人之鄙见,而论天道,可乎?我不知天,欲从而以师事之。然天之道不可学而得,必也悟而后有所得乎?

《中庸》曰:“人一能之,己百之;人十能之,己千之。果能此道矣,雖愚必明,雖柔必強。”

勤能补拙。人能则己必能,己所以不能者,是未尽力也。尽力而为,不成不休,天下事无不成者。惜乎人生有限,苟用心不专,一事无成、一无是处者亦多矣。

庚子年四月卅日

2020.05.22于北京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