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孟子》初鉴 其十

孟子曰:“以佚道使民,雖勞不怨。以生道殺民,雖死不怨殺者。”

此肉食者之谋也,杀民而托之道,使民乐死忘生,何其毒也!道之本在于生民,不在杀民。凡杀民者,皆非道也,是伪道也。肉食者卑鄙,视民命为草芥,使民以饱其私欲。古之爱民如子,今之人民公仆,皆徒有虚名而已,徒以欺民,非以为民。

孟子曰:“於不可已而已者,無所不已。於所厚者薄,無所不薄也。其進銳者,其退速。”

小事不就,大事不成。堕于小者,往往难成其大。欲速则不达,故曰:“其進銳者,其退速。”

孟子曰:“春秋無義戰。彼善於此,則有之矣。征者,上伐下也,敵國不相征也。”

无义之战多矣,岂独春秋之战乎?古今中外,可谓义战者,几稀矣。杀伐斗狠,至于民死伤无算者众矣。人也迷愚,因战而战。损己之不足,而奉肉食者之有余。民徒战死,而肉食者无伤,是鹬蚌相争,而肉食者得其利也。

孟子曰:“盡信,則不如無。吾於《武成》,取二三策而已矣。仁人無敵於天下,以至仁伐至不仁,而何其血之流杵也?”

尽信书不如无书,此之谓也。圣人之道虽崇,然犹待践行。道虽至善至美,然而不能行,则道于我何加焉?道之贵者,在于能行。道不能行,是徒说教也,无益于天下。我行道而有伤于我,或道非,或我非。道惠万物,我行道,道达我,互利互惠是也。

庚子年四月廿九

2020.05.21于北京作